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这个奶爸超凶

第185章 184,疯魔演绎《浮夸》

这个奶爸超凶 易说 5697 2021-05-12 23: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这个奶爸超凶 明月书院 ”查找最新章节!

  

  李卫锋点点头,道:“好!”

  而小艾这时候已经收到了工作人员从后台发布过来的消息。

  在舞台上宣布:“歌手宋仁投这次竞演的曲目是一首摇滚金曲《地狱中的天使》。”

  小艾宣布歌名的时候。

  现场这时候发出了一声声尖叫和呐喊声。

  舞台这时候已经全部黑了下来。

  伴随着一阵架子鼓敲击的声音响彻起来。

  接着就是疯狂的电吉他声音,灯光亮起。

  宋仁投右手在吉他上疯狂的弹奏着。

  嘴唇微微上扬,显得异常帅气。

  休息室内的张扬看着舞台上的宋仁投,道:“功底不错。”

  白帆看着宋仁投道:“你说说看,他这次会赢吗?”

  张扬听见了好歌,整个人都变得认真了许多,看了一眼白帆,目光又在屋内几个看着屏幕上的歌手身上扫了一眼,道:“不好说。”

  白帆没有再多问什么,因为他知道张扬是看见屋内有这么歌手在场,他不敢乱说话。

  果然只见张扬低着头在自己手机上快速打字。

  叮咚。

  白帆假装有些意外将自己手机打开,果然发现了张扬发过来的消息。

  “我希望锋哥,能赢,因为他代表着更多可能,我听过他今年所有的新歌,他的创作天赋,太过厉害了,我想继续和他同台竞演,而且我想赢他。”

  白帆将手机放入了口袋。

  见白帆没有给自己回消息就将手机给收入了口袋里。

  张扬瞪着白帆,道:“你呢!什么看法?”

  “我希望你们都输,这样我就可以拿冠军!”白帆说着看着脸色铁青的张扬,道:“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张扬被怼的无话可说。

  舞台上,宋仁投的演唱还在继续。

  这次两人的投票是实时投票,李卫锋还没有开唱,所以李卫锋的票数显示是十六万,而宋仁投的票数已经累计到了一百二十万票了。

  当然现在两人的数据是在直播外显示。

  并没有在现场显示。

  舞台演出的现场不远处的厕所里,谢莹坐在马桶上,正快速的回复着各种消息。

  疯人院所有的粉丝群里,每一个都是五千人的大群。

  平时里这些群里,基本都是大家互换些二手物品,只有在李卫锋出作品的时候,群里才会显得特别活跃。

  群里这时候非常平静,并没有任何人发消息。

  只有群主在里面发送着消息。

  “大家看了锋哥的演唱后,一定要记得给锋哥投票,我在现场。”

  舞林萌主谢莹在厕所发完了消息后。

  听见外面传来了自己保镖的声音,“小姐,好了吗?”

  谢莹有些无奈,听声音自己的保镖好像就在门口。

  连忙道:“好了,锋哥要开始表演了吗?”

  马上就要上场了。

  谢莹连忙将手机收好,从厕所里慌忙跑了出来。

  到了门外时,他看着自己的助理,道:“龙姐,待会记得给锋哥投票,我是他的粉丝。”

  保镖有些无奈的,道:“好,我给李卫锋投票。”

  两人来到了舞台前时,宋仁投这时候刚好演出结束。

  宋仁投正在舞台上喘着粗气,小艾极为人性化的问,“宋仁投小哥哥,对今天自己的表演满意吗?”

  宋仁投看了一眼现场的观众,喘着气,道:“大家一定要给我投票,我还有更多精彩的曲子要在舞台上演唱。”

  说完他又道:“还行。”

  小艾这时候看着舞台的另外一个方向,道:“让我们掌声欢迎我们的锋哥,这次他演唱的也是一首粤语歌曲。”

  伴随着他的声音,舞台上的灯光瞬间就熄灭。

  直播前的观众看着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带着小丑面具,有些病态的人。

  这幅画面让人看得有些诡异。

  大屏幕上这时候也实时显示了歌曲的名字《浮夸》。

  上面显示的词曲,全部都是李卫锋一人创作。

  这是一首新歌,李卫锋的出场方式,显得异常特别,让大家对这首歌曲充满了期待感。

  休息室内张扬,这时候稍微站直了身子,看着舞台上。

  白帆看着安静的画面,道:“锋哥,对于每一次演唱都非常注重细节,他的每一首歌曲,情境契合度都非常高,这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孙静雯这时候在休息室内看着舞台上李卫锋,她手中拿着李卫锋刚才找工作人员要来的权杖。

  刚才李卫锋上台前,突然就将这东西给给她了。

  等李卫锋走远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东西怎么给自己了。

  他刚才不是说要用来做道具么!

  林舒雅这时候拿着手机看着李卫锋发给自己词曲,道:“这个东西他用不上了,因为他一个手要拿话筒,刚才他要这个东西可能是有些紧张了。”

  李卫锋确实有些紧张了。

  好在他得到了“现场巅峰状态+1”

  “现场巅峰状态+1”

  一共获得了三次。

  这个巅峰不知道适一次性还是永久属性,不过现在他没有时间思考这些。

  随着旋律响起。

  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

  当时无人来

  伴随着李卫锋的开嗓,很多人都感觉胸口仿佛莫名的被堵住了。

  直播前的观众还有现场的观众,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小丑面具的李卫锋,弯着腰在舞台上唱着,莫名的心酸。

  观众再看着那些歌词,很多熟悉李卫锋的观众,自然就想着了这四年时间,李卫锋消失在娱乐圈里。

  想着李卫锋被报道醉酒,甚至睡在路边的新闻。

  很多人莫名的有些心酸。

  歌曲依旧在演唱,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得不到装载,我的心情有像樽盖被揭开

  嘴巴却在养青苔。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像突然地高歌,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很不安怎去优雅,世上还赞颂沉默吗?

  不够爆炸!

  怎么有话题,让我夸。

  做大娱乐家。

  随着李卫锋在舞台上的唱和演合而为一。

  休息室内的观众,这时候都有些坐不住了。

  张扬眼眶微红,他脑海里想起了十年前刚到国外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备受欺凌,因为个子太过矮小。

  他受到过的不公平待遇,比电视上报道出来的要夸张多。

  歌曲还在继续。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啰,拿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看到我,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屋村你住哪一座,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堕。

  白帆看着舞台上的李卫锋,想起了小时候母亲为自己买钢琴,节衣缩食的岁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