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这个奶爸超凶

第394章 393,痛苦

这个奶爸超凶 易说 4533 2021-05-12 23: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这个奶爸超凶 明月书院 ”查找最新章节!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里,并没有人影,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安装这个软件其实是为了防盗,徐斌以前刚和朱婉在一起的时候,时常都会打开这个软件看看家里的情况。

  后来看多了并没有发现异常后,就不了了知了。

  徐斌此刻起了疑心,他想要印证手上这份资料上面的数据是否准确。

  正暗自松了一口气时,突然看见了家里的健身房的门打开了,手机上传递而来一个声音,还有一阵女人心满意足的开心笑声,“啊哈哈……哈哈……我跟他说我在做健美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来一次!”

  男人在女人的屁股上亲昵的拍了一下,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看着手机里,朱婉亲昵无比的挽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的手从里面的健身房走了出来。

  虽然画面有些模糊,却是可以认出对方就是那个健身教练。

  徐斌神色瞬间就变得异常冰冷。

  迅捷无比的将手中的画面给关闭了。

  她跟了她快十一年时间,眼下的这种情况,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合理的安排离婚流程以及离婚的手续,如何让这个女人拿不到财产。

  他脑海里想到了李卫锋,然后立刻就否定掉了,然后想到了孙鹏飞。

  那些能够和平分手的爱情故事,是存在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之间的博弈,无法分出高下,或者另外一方在做这些的时候其实早有准备。

  当然,还有一种和平分手,那就是我们年轻单纯的时候。

  强烈的自尊心让我们觉着,分了就分了以后我特么会遇见更好的,能这么想的人一般都是小时候活的很幸福,还没有被生活毒打过。

  还有一种就是徐斌现在这种状况。

  男人和女人在婚前的时候地位和身份非常悬殊,而且男人在婚前的时候就做过财产的公证。

  徐斌就是用公司的名义做财产公证,即便是他没有在婚前做财产公证,他也绝对不会怕朱婉。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朱婉是因为长期的一个人在家里太过压抑,或者是孤独提出离婚的话。

  徐斌会顾念旧情,至少不会让一个女人白白跟了自己这么多年。

  现在他不但不会顾念旧情,而且还会让他们不得好死。

  徐斌打电话给孙鹏飞,让他想办法通过关系在国外注册一家离岸公司,然后再想办法让这个公司形成一种借贷到期的假象。

  既然对方想和他徐斌演戏,那么考验演技的时候就来临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着自己配合朱婉演戏,他突然有些病态的笑了,自从上一次和前妻离婚时,他其实就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

  只是前妻他是真的心有愧疚,当年在公司里面根基不稳,全身心都投入在公司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所谓的家庭的重心,所有的一切的生活上琐碎的事情全部都是前妻在操持着。

  前妻是在三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和他离的婚。

  当时他在公司里和一个艺人在商业演出,他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等他回到家里时。

  房间的钥匙,还有整个房间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他的衣裳都清洗了。

  鞋子都给擦亮了。

  袜子放置在收纳箱里面,还有他的内裤。

  他习惯了这种干净还有整洁快九年了,他们有一个女儿在老家父母身旁,他在没有看见妻子的那张纸条时。

  他冲着空荡荡的房间里喊道:“别藏着了,快出来吧!”

  他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他。

  终于在茶几上看见了那张字迹婉约的纸条。

  看见这张纸条就不用再来找我了,我跟了你快十年了,我知道你在追求梦想,可我在这个城市,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

  我从小到大我每次的生日都有我父母陪伴着过。

  可和你在一起后,我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能过了,没有父母在身边,你不在,我自己帮自己过生日吗?

  你说你从小就没过过生日,可为什么我要像你一样。

  我们父辈还有人饥荒时,啃过树皮呢!你怎么不去啃树皮。

  我不要你天天陪着我,只想在生日的时候,你给我一个短消息,或者一个回复也好啊!

  我没有喜欢别人,也没有觉着你以后会没有出息。

  我只是感觉这种生活,我受够了,太糟糕了。

  她就这样从他的世界里消息了。

  后来他知道她去国外了,好像找了以前学校的校友托关系写介绍信,又去哈佛大学精修法学系了。

  他通过朋友的关系,去国外看过她,发现她更加独立而又自信了。

  只是她不愿意见他。

  他托着关系好不容易找着的人,却在异国他乡并不和他见面,他打电话语气失控了,冲着电话疯狂的吼着:“为什么,你在电话里那么温柔,谦和,我来到了国外却并不和我见面。”

  她的前妻在电话里语气淡然道:“温柔谦和,是我生活的态度,我对所有人都是如此,你今天才发现吗?”

  他在M国林荫大道的道路旁挂断了电话,然后一个人就一直往前走,直到后来他迷路了。

  才拨通了国外的大使馆电话,被大使馆安排的警察给送回到了住处。

  他是隔了三年的时候才认识了朱婉。

  在没有认识朱婉的这三年时间里,他做了一个渣男所有该做的事情,同时和两个,甚至是三个女人谈恋爱。

  只要稍有不顺心就会分手。

  并且从来都不会去寻找那个被他分手的女人的原谅。

  用他和那些狐朋狗友的话来说,就是他这三年的时候,就是真正做到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边走边想着,看见了前面的一家酒吧。

  迈步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人潮涌动。

  狂暴的音乐让酒池里面的俊男靓女,都在跟着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身躯,大都市的无情和喧嚣在这疯狂的节奏下仿佛会让人忘记第二天起床需要面对的一切。

  叶子跟着几个朋友在跳着舞。

  周围的两个男孩应该是对她和她朋友有兴趣,出来玩自然会玩的开,只是这两个男人叶子没有看上眼。

  正在此时,她看见了穿着一身低调的浅灰色定制西装的徐斌,正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子在传媒公司上班,她认识徐斌,甚至是有一段时间将徐斌当成了她的偶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